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73) “巫婆”之邪

作者:light12  于 2018-12-6 02: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73) “巫婆”之邪

 

一、

2018年的11月22号是感恩节,这是川普-穆勒大战中的一个关键时刻。因为在这天之前,川普总统与穆勒检察官之间就检察官向总统就俄国门调查进行采证的问题,在双方拉锯了快一年后,总算有了一个初步的结果:检察官用书面提问的方式,对总统进行了 “开卷考试”,总统在感恩节前把答卷交了出去。总统事后对记者说,答卷很容易,是他自己做的,不是律师做的。

检察官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向总统作案情调查当然是不得已,因为总统不仅权力很大,同时也有法律保护的多种行政特权,还有宪法保护的个人权利,加在一起,就使得执法的检察官能够采取的有效调查办法大受限制,弄不好,两边就会发生直接冲突。如果发生了直接冲突,那就很可能出现各方根据自己的法律授权要求法庭作出判决,一直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这个过程不仅耗时耗力,对于检方则没法尽快结案,对于总统则可能给政治对手以攻击机会。所以双方谈判后妥协出的“开卷考试”应当是一个对于双方都有利的解决办法。

对于优秀的检察官,如果要调查某个罪案,犯罪事实的确认几乎都不是从犯罪人哪里获得的,而是从其他地方取得证据后最后迫使罪犯认罪,或取信法官(或陪审团)将嫌疑人裁定为罪犯。如果穆勒有足够的犯罪证据指向川普,在明明看见川普就是一个谎话不断的最高权力者时,他只会不断从他处采集和验证更多的证据,最后把证据通过确当的渠道公布于众。这是因为总统毕竟是民意选出的,是一个政治权力的行使人,对于总统的司法处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只能是“总统不能免于犯罪调查”这样的平等,而不是对待总统的调查方式也是与调查普通平民一样,那样必定会产生严重的政治冲突。所以穆勒能做到的就是把俄国门这个扑朔迷离的案情的真相揭露出来,能做到这一点,后面的结果就必须看民众(主要是民意代表,也就是国会的两院议员们)的态度了。这就是法治下的民主过程。

所以,总统回答了检察官的书面调查后,也就是穆勒完成了对最重要的证人的取证,各界预料检察官要开始对俄国门调查收官了。现在中期选举也结束了,穆勒不必顾忌公布案情对于选举的影响,因而穆勒对于那些已经认罪的涉案人,该判刑的就要判刑结案,案情也就会随之公布了,这样的看法成了最近公众对于案情发展的预期。

二、

在七、八名已经认罪的涉案人当中,前白宫安全顾问福林将军、前川普竞选主管曼勒福特、川普的前私人律师考哼是三个主要人物。福林认罪最早,曼勒福特居后,考哼先是被检方列为与俄国门无关的其他犯罪问题的调查对象,上周才突然与穆勒就俄国门调查案提出的“欺骗国会”罪指控在法庭上认罪,第一次公开承认川普在竞选期间直到被提名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后,他还代表川普公司与俄国人商讨在莫斯科建“川普大厦”的事宜。该项目的计划包括大厦建成后把价值5千万美元的顶层的独套寓所奉送给普京。考哼的坦白迫使川普第一次改口,过去他一直否认自担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后与俄国人有任何商业接触,现在改口说自己对莫斯科川普大厦计划有过 “轻微的过问”,说自己边竞选边与俄国人做生意“很合法、很爽”。同时大骂考哼是个骗子,为了减罪便向检方撒谎,甚至说“应当对考哼判最重的刑期”。他的说法一如既往的自相矛盾,一面承认自己在与俄国人做生意,一面又说考哼撒谎。考哼的故事如何发展实属难料,毕竟他知道的太多,考哼的律师说考哼已经多次到检察官那里回答各种问题长达70多个小时,后续的发展咱们只有等着看了。

曼勒福特向检方认罪并达成了合作协议,不想检方突然在一个多月后向法庭提出曼勒福特欺骗检方,认罪后还在继续向检方做伪证,并把检方对他的问讯由自己的律师通报给涉案人川普总统的律师。检方的这个说法对于曼勒福特的判刑会有很大影响,曼勒福特的律师对法官说曼勒福特没有说谎。法官于是要求检方在本周末(12月7号)前向法庭提交关于曼勒福特继续作伪证的证据,这就会牵涉到检方是否会公布自己掌握的调查证据,所以也就成了公众关注的一个动向,将会是本周的另一个大新闻。

再说福林将军,他是一年前的12月1号对于穆勒的指控向法庭认罪,并与穆勒检察官达成认罪协议。福林所认的罪是“程序罪”的一项:向检方撒谎。根据定罪的法律条款对照福林的各项条件,检方可以向法庭对福林求刑最高达6个月,最低是不予监禁。刑期的判定尽管是法官的权力,但是检方的求刑建议是法庭的重要量刑参考,因为求刑书里要向法庭提交罪犯的犯罪事实以及认罪后的表现,尤其是犯罪人对于检方破案的帮助,法庭才能根据各项事实衡量后做到公平量刑。

对穆勒发起的“程序罪”指控向法庭认罪的已有数人,除了律师范得转(Alex van der Zwaan)认罪后(但没有与检方的合作协议)被法庭根据检方提供的材料判刑监禁30天罚款2万元外,其他人都有与检方的合作协议,这些人目前只有帕帕道颇罗斯(George Papadopoulos)10天前(11月25号)被法庭判刑监禁14天,罚款9500元。帕帕道颇罗斯是最早于去年10月便向法庭认罪撒谎的一位。检方在求刑时说,帕帕道颇罗斯尽管认罪,但是没有主动坦白和提供 “实质性” 的信息,并说他后来提供的信息都是检方把证据提到他面前后,他才被迫说的真话。

福林所牵涉到的问题和他所掌握的信息都不是帕帕道颇罗斯可比的。福林认罪后,检方一再要求法庭推迟判刑日期,直到昨天(12月4号)晚间,才在第四次要求推迟判刑日期后,终于向法庭提交了求刑备忘录,出乎公众意料的是,备忘录提出的求刑期竟然是“不予监禁”。这与帕帕道颇罗斯受到的待遇比较起来,可真有点“同罪不同罚”的味道。

三、

穆勒提交的备忘录的附件(见下图),例举了福林“戴罪立功”的表现,主要是福林前后共19次到检察官那里回答各种问题,对于穆勒的三项犯罪调查提供了“实质性”帮助,“第一手的材料”,并“使其他人主动说出真相”。而这三项犯罪调查究竟都是调查谁,有些什么具体内容,福林帮助穆勒发现了什么真相,附件里一概加黑保密。

73_1

这样看来,大家预料的穆勒马上就要结束的俄国门调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而穆勒还在保密的调查内容也就很可能是他后面对嫌疑人可能发起指控或澄清的根据。

中期选举已经过去差不多一个月了,川普任命的新的司法部代理部长卫梯克(Matt Whitaker)上任也有一个月了,川普已经在推特里又说了好几遍“穆勒的调查应当马上停止”,但卫梯克看来很可能会像被川普赶走的塞申斯那样,最后还是置身于自己的老上司不愿(或是不敢)干涉的俄国门调查之外。如他自己声明的那样,严格遵守司法部既有的程序和规则来处理穆勒的调查。

俄国门事件发展到今天,不论川普如何攻击调查他的穆勒,真正能够洗清川普的人只有穆勒了。穆勒如今究竟掌握的都是些什么证据,对于川普是福音还是噩耗,外界都是猜测。对于笔者来说,等待穆勒公布真相不是难事,因为很容易理解穆勒要弄清这样的疑难案件的难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不争的事实越来越清楚:川普关于俄国门的说法一改再改,并且所有与俄国门有关的涉案人,都有过掩盖真相的记录,一直到今天都是如此,而穆勒公布的真相每一次都出乎公众的预料。从法律层面来说,与俄国人接触是合法的,为什么要撒谎掩盖?对于俄国门的司法调查展开后,这时向检方撒谎就不同于向媒体和公众撒谎那样不犯法,而是触犯法律的阻碍司法程序的罪行,要进牢房的,每个涉案人都敢冒这样的风险向检方撒谎,难道俄国门真的是“巫婆”的游戏,参与的人都中了“巫婆”的邪?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xmalph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2-6 02: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